网站首页 >> 社团天地 >> 花雨社 >> 文章内容

荣获世界殊荣的曹文轩与花雨文学社

[日期:2016-04-10]   来源:  作者:jks   阅读:429次[字体: ]
日前,中国作家曹文轩荣膺2016年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国际安徒生奖一举摘得这一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至高荣誉,实现了华人在该奖项上零的突破,国际安徒生奖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是全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奖项。
曹文轩是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的领军人物,代表作有《草房子》《细米》《红瓦黑瓦》等。国际安徒生奖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于1956年创设,它所表彰的是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和建树。曹文轩的获奖,在国内文学界引起了巨大反响,人们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实至名归”。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委托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向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表示祝贺,感谢他多年来为中国儿童文学 事业作出的贡献。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向曹文轩发去贺信。铁凝说,欣闻先生获得新一届国际安徒生奖,我谨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向您表示最诚挚的祝贺!您的获奖,是中国儿童文学繁荣发展的见证,也有力地证明了,讲述中国故事、体现中国精神、具有中国风格的作品能够被世界各国的孩子们所喜爱。在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看来,曹文轩是一个“三U”作家:优雅的书写姿态、忧郁的审美风格以及独特的幽默感。高 洪波说:“曹文轩深厚的理论基础、对终极问题的美学思考、对多种文体和文学类型的尝试,以及劳模式的写作态度,使他的获奖受之无愧。”
在此,萧山十中花雨文学社特向曹文轩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也深深地感谢曹老师曾经对花雨文学社的关心与厚爱!
2005年北京大学教授、知名作家曹文轩光临萧山十中花雨文学社
曹文轩教授为十中学生做纯美文学报告
曹文轩教授在十中接受媒体采访
曹文轩纯美文学报告会现场
曹文轩教授引领十中学子走进他的纯美文学世界
曹文轩教授与时任学校领导、花雨文学社指导老师合影留念
2007年在深圳,花雨文学社指导老师张旺与曹文轩教授合影留念
 
 
 
2007年曹文轩教授为花雨文学社题词
4月4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上举行的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宣布现场,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左一)在台上就座。 新华社记者 宋建 摄
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媒体见面会
曹文轩教授与他的经典之作《草房子》
 
附:曹文轩教授写给花雨文学社社刊《花雨》的卷首语:
 
写给《花雨》
 
北京大学教授、著名作家      曹文轩
 
曹老师,请为我们的《花雨》写篇序吧!花雨文学社张旺老师在来信与电话中的欣喜之情分明让人受到感染,我欣然应允,因为支持校园文学也是我的职责!众所周知,几年来我国的中学语文教育吸引了圈内外人士的视线,也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对此也曾深度关注,在此,我就从文学的视角来谈一点感想,算是与花雨文学社的师生共勉吧!   今日之人类与昔日之人类相比,其区别在于今日之日之人类有了一种叫做“情调”的东西。而在情调养成中间,文学有着头等功劳。
人类有情调,使人类超越了一般动物,而成为高贵的特种。情调使人类摆脱了猫狗一样的纯粹的生物生存状态,而进入一种境界。在这一境界之中,人类不再是仅仅有一种吃喝以及其它种种官能得以满足的快乐,变得有了精神上的享受。人类一有情调,这个物质的、生物的世界从此似乎变了,变得有说不尽或不可言传的妙处。人类领略到了种种令人身心愉悦的快意。天长日久,人类终于找到了若干表达这一切感受的单词:静谧、恬淡、散淡、优雅、忧郁、肃穆、飞扬、升腾、圣洁、素朴、高贵、典雅、舒坦、柔和……。
文学似乎比其它任何精神形式都更有力量帮助人类养成情调。“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文学能用最简练的文字,在一刹那间,把情调的因素输入人的血液与灵魂。但丁、莎士比亚、歌德、泰戈尔、海明威、屠格涅夫、鲁迅、沈从文、川端康成……一代一代优秀的文学家,用他们格调高贵的文字,将我们的人生变成了情调人生,从而使苍白的生活、平庸的物象一跃成为可供我们审美的东西。
情调改变了人性,使人性在质上获得了极大的提高。
情调属于审美范畴。我愿意将情调看成是一美学概念。
这个世界上,除了思想,还有审美。作为完美的人性,这两者同等重要。
是思想的力量大还是美的力量大?我的看法是一贯的:美的力量绝不亚于思想的力量。
如果有人问我:在这个强大的实用的物质社会,您如何看待美感对这个社会及人心的救赎力量的有限性?我会答道:如果连美都显苍白,那么还有什么东西才有力量?是金钱?是海洛因?一个人如果堕落了,连美也不能挽救他,那么也只有让他劳动改造,让他替牛耕地去,让他做苦役去了。思想有时间性,过了这个时间,它的力量就开始衰减。伟大的思想总要变成常识。只有美是永恒的,这一点大概是无法否认的。当然,美不是万能的。希特勒不是不知欣赏美,然而这并没有使他放下屠刀,一种卑贱的欲望使他那一点可怜的美感不堪一击。但美还是我们不可忽略的力量。
中国目前的教育存在着一个严重的问题:美育的空缺。
这是共和国教育的一大失误。这一失误后患无穷。当年蔡元培担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教育总长时,在全国第一次教育讨论会上,提出五育(德、智、体、世界观教育、美育)并举的思想,其中就有美育。但美育的问题引起激烈的争论,几乎被否定掉了。后来仅仅是作为中小学的方针而不是作为全国的教育方针被肯定下来的。再后来,对美育的理解日趋狭窄,到了最后,仅仅将它与美术、音乐等同了起来。在蔡看来,五育为一个优质人性培养的完美系统,德智体为下半截,世界观、美育为上半截。然而,这上半截被腰斩了。中国的教育系统成了一个残缺的系统。
我说这些,就是想证明《花雨》这本文学社团杂志的意义与存在的理由,也聊作《花雨》的卷首语吧,真诚祝愿《花雨》越办越好!
 
 

分类列表

十中校长

友情链接